请联系客服QQ
艾特贸易网首页

艾特贸易网

发达国家《湿地公约》履约概况

提示:

世界湿地保护经历了湿地过度开垦和破坏、湿地保护与控制利用、湿地全面保护与科学恢复3个阶段,相应地,世界湿地保护政策也经历了鼓励湿地利用、湿地保护与限制使用和湿地零净损失3个阶段。抑制湿地面积减少已成为世界湿地保护政策的核心,一些国家正在尝试通过立法、政策调整和经济手段解决湿地面积锐减的问题,并在控制

    世界湿地保护经历了湿地过度开垦和破坏、湿地保护与控制利用、湿地全面保护与科学恢复3个阶段,相应地,世界湿地保护政策也经历了鼓励湿地利用、湿地保护与限制使用和湿地零净损失3个阶段。抑制湿地面积减少已成为世界湿地保护政策的核心,一些国家正在尝试通过立法、政策调整和经济手段解决湿地面积锐减的问题,并在控制湿地面积总量减少的基础上,通过恢复、重建、迁移等方式恢复和扩大湿地面积。
    美国
    美国是世界上湿地分布相当广泛的国家,也是当今世界湿地研究较先进的国家。湿地保护研究尤为突出并促进了湿地政策与立法的研究。近年来,联邦政府通过法律法规、经济鼓励、湿地合作项目等措施开展了较大的湿地保护工程,如佛罗里达州南部大沼泽地的引水恢复和夏威夷珊瑚礁保护区的建立。美国环保署2000年颁布了“水生生物资源生态恢复指导性原则”,对河流生态修复工作进行指导。对于私人所有的湿地,美国采用教育和服务的方式,鼓励湿地开发,利用自然湿地系统固有的功能和价值,减缓保护区以外湿地的退化。为遏制湿地面积下降,美国还提出湿地“零净损失”政策目标。这一日标的含义被解释为任何地方的湿地都应该尽可能地受到保护,转换成其他用途的湿地数量必须通过开发或恢复的方式加以补偿,从而保持甚至增加湿地资源基数。随后“零净损失”目标相继被一些国家所采纳,成为湿地保护的最重要的政策措施,取得了显著的成效。美国还和加拿大联合推行“北美水禽管理计划(North American Waterfowl Management Plan)”,通过国际合作促进国内湿地管理学的发展。为了进一步提高美国湿地补偿的质量和成功率,20084月美国陆军工程兵团与美国环境保护署联合在出版的美国《联邦公报》上发布了新的湿地补偿管理条例一“减少水资源损失的补偿规则”。该规则对以往有关湿地补偿的管理条例或指南进行了修订和完善,引入了流域综合管理的理念,并统一了各类补偿手段的实施标准和准则。
    此外,美国大学设置了许多湿地研究机构,如仅在路易斯安那大学就成立了“海岸生态研究所”等3个专门的湿地研究单位,相互之间湿地学术活动十分活跃,每年都有湿地会议召开。在湿地保护方面,美国在保护现有高质量的湿地的同时,通过建造新的湿地和提升已有湿地质量的方式增加国内湿地面积。经过多年努力,到2009年湿地日前实现了全国湿地面积至少40. 47hm2的增长。
    加拿大
    多年来,加拿大在湿地保护方面赢得了国际声誉。加拿大的实验湖区是淡水研究院的主要研究场所,为国际社会了解水生态系统做出了巨大贡献。1991年实验湖区的科学研究成果“完整的生态系统”获得了首次斯德哥尔摩大奖。加拿大1992年制定了联邦湿地保护政策,是世界上首先在全国范围制定湿地保护政策的国家之一。该政策承诺加拿大政府保证其联邦领地上的湿地功能无损失。该湿地保护政策由各省来完善,各省再制定各自的湿地保护政策。加拿大通过湿地编目方法着手研究绘制国家湿地编目图;湿地政策方面,起草了湿地功能评价方法,通过各种国家级别的研讨会等形式增强人们对湿地重要性的认识,也通过提供技术或资金支持等方式帮助湿地农业的恢复和有效管理。
    此外,加拿大还强调湿地创造经济价值的作用。例如,由于湿地对废水处理的成本很低,经过处理能把废水转化为可食用的蛋白质、生产市场上需要的作物和建筑材料。加拿大积极履行《湿地公约》,开展广泛的国际合作,如加拿大和意大利等国在帮助伊拉克实施“关键生物多样性地区”以及在美索不达米亚沼泽相关湿地恢复项目中起了重要作用。这些行动也有力地促进了两河盆地地区性湿地保护行动的开展。
   日本
    1980年日本第1块湿地——钏路沼泽被列入《湿地公约》的国际重要湿地名录以后,日本的国际重要湿地数量逐年增加,至2009年日本的国际重要湿地总数约33个。日本对全国列入拉姆萨尔名录的湿地合理利用和监测状况进行了普查,并且通过研讨会和培训班等形式加强这方面与地方上的合作,促进重要湿地的合理管护。日本从政府部门、工程建设和管理部门到民间都非常重视水生态系统的保护工作,并积极探索、研究、试验和实践水生态系统的修复工程。例如,在江户川下游河道内建设的砾间氧化法处理污水工程,滋贺县利用生物等措施处理部分来自面源污染的综合净化水质工程等。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日本开始认识到“生态体系保护”、“恢复和创造”以及“环境净化”的重要性,特别是在水环境领域,对于河流整治引进了一些新的理念,即“考虑河流固有的适宜生物生育的良好的环境,同时,要保护和创造出优美的自然景观”。在对一些洪涝灾害频发的主要河道进行综合整治时,往往在河道的两侧增加大量湿地作为蓄洪区,有时将河道“裁弯取直”所得的土地作为蓄洪区。
    2008年,在日本地球环境基金(JFGE)的资助下,湿地国际日本办事处、日本湿地与人间研究会和湿地韩国开始实施为期三年的“在东亚一澳大利西亚水鸟迁飞路线上的亚洲国家中推广湿地学校网络”项目。该项目旨在把湿地学校网络沿着东亚一澳大利西亚水鸟迁飞路线,在更多的国家推广,并计划将项目地点进一步扩大到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让更多的国家参与到湿地学校网络中来。
    澳大利亚
    20世纪9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采取了不少湿地保护的政策和措施,其中最为重要的是1997年颁布的《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湿地政策》。该政策的目的是提升联邦政府在湿地保护、生态可持续性利用及改善湿地状况方面的作用,包括目标及一系列指导准则,为联邦政府直接或间接影响到湿地的行动提供明确的指引。为了指导各州的河口生态保护,2002年又颁布了《河口管理办法》等重要文件。政府通过立法和开展建设项目的环境评估,限制湿地的开发活动;同时在重要的湿地和鸟类栖息地建立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对于属于私人土地的重要湿地和鸟类栖息地,政府常采取购买的方式,然后建立自然保护区或国家公园保护起来。
    澳大利亚积极开展履约工作,联邦政府还专门起草了描述拉姆萨尔湿地生态特征的框架指南和关于指导湿地管理和对其环境进行评价的专门法案,设立了“自然遗产基金”、“昆士兰湿地项目”和“河流生境恢复项目”等促进国际《湿地公约》的履约行动开展。2007年在米特西尔组织了第一次欧洲国际湿地会议,20091211日至12日在布尔根兰州举办了一次国际性湿地会议,会议重点研讨湿地在饮用水供给、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的重要性。2009年成功地将Paroo河湿地列入拉姆萨尔重要湿地,成为国内第65块重要湿地,并与韩国、日本等东亚国家签订了相关保护合作协议。此外,澳大利亚的国际非政府机构,如湿地国际、世界自然基金会、湿地保护协会等也在不同地区和领域开展和从事湿地保护活动,并联合成立了澳大利亚湿地联盟,定期举行会议,共商湿地保护问题,为政府保护工作出谋划策,为推动澳大利亚的湿地保护发挥了重要作用。


(责任编辑: 佚名 )

  • 本文关键字:湿地公约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艾特贸易网无关。本站大部分技术资料均为原创文章,文章仅作为读者参考使用,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来源:艾特贸易网 http://www.aitmy.com